劫后余生-创亿娱乐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9-08-24 16:24:58    文字:【】【】【

这里是新人小狼好运,喜欢阅读悬疑类型的文章。平日里也会写一些东西自娱自乐,一般是短篇居多。
以下是关于文章里的一些地名解释和人物说明:
1.隅海:四洲之南,临海,渔业发达,方言为隅海语。
2.青隅:四洲之东,居住人口较多,海路贸易发达,方言为青隅语
3.凛北:四洲之北,森林之乡,冻原辽阔,传统狩猎者居多,信仰万物有灵,方言为凛北语。
4.牵城:四洲之西,古时为与外界陆路贸易的重要通道,境内有沙漠,方言为牵城语。
(故事发生在隅海。女主角程尘“我”与男主角江郁辰是隅海大学的学生,在Alone酒吧认识之后成为朋友,两人都喜欢爵士乐。程尘性格较为内向但沉稳,江郁辰喜欢开玩笑,会在危难时为朋友两肋插刀。)
希望各位阅读愉快。


No.1:奇怪的通知与烟花一般的巨响


我记得当时是下午四点左右,光线充足,天空也蓝得可爱。在此之前隅海已经下了好几天的雨,阴沉沉的天气,湿冷的环境都让人觉得骨头和肌肉都瑟缩着伸展不开。在这样一个难得天晴的午后,我和江郁辰正好没事就一起出来透气聊天。

“你到底是来逛街还是来上学的?”

“你有意见吗?”

这是江郁辰不止一次这么调侃我,无论是什么时候一起散步,我们俩的画风都有些不太一样:江郁辰基本不会背背包出门只是把重要东西放在衣服裤子的口袋里,看上去一身轻便啥都不带;而我出门总是背着自己装书用的背包,即使不放书也会放一些比如雨伞面巾纸之类的备用品。我们俩在一块似乎莫名的不搭调但是也能和平共处。就这么边逛边走神,我看见了熟悉的场景——Alone酒吧的招牌在不远处,如同多年的老友一般,静默着等待我们俩的到访。

Alone酒吧是我和江郁辰多次在隅海老街中心区瞎转悠的时候一定会经过的一个地方,那里的街道和骑楼的装饰一直保留着殖民地时期的番式花纹;原住民在房屋墙边保留着被漆成棕色的窄小信箱,一样的高度间隔着整齐站着,给人一种士兵列队的感觉;还有让人难忘的灯光和灯饰,每当夜晚降临,华灯初上的时候总能营造出一种舒适和温暖的感觉。而Alone酒吧已在这里经营了二十年,无论对于原住民江郁辰还是我这样的异乡客,都是无可替代的存在——Alone酒吧其实并非字义上给人感觉那么“孤独”,除节假日之外酒吧老板每天会在下午四点后开始忙着准备晚上的生意:那个时候,门会是虚掩着的,透过窗户仔细看的话,也许还可以看到老板忙碌准备的身影。

“今天怎么没开门?”创亿娱乐Q1582686666

江郁辰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右边,映入眼中的是Alone酒吧。不过此时的酒吧细看之下和平日不同——大门紧锁而不是虚掩,而且不知怎的,酒吧内层窗户上面的遮光帘全部被放了下来,这可不像是酒吧老板平日的打烊风格;原本一直放在酒吧外边写着菜品的落地式小黑板也莫名奇妙地消失不见。我下意识看了看手表:也就四点一刻,今天并不是节假日。难道酒吧老板今天不来了?不对,这和他平日里必在酒吧的习惯完全不一样。老板生病了?也说不通,即使他生病也应该会有其他员工来开门,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边好像有一张通知。”

江郁辰似乎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不过他似乎又发现了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话音未落就往Alone酒吧的方向走去。

“暂停营业通知。”

我跟上他的脚步,终于在停下的的时候看见了那贴在门边的不起眼的通知纸:

“敬告各位新老顾客,自开业以来承蒙各位照顾也能让小店经营廿年有余。因一些外部原因以及店长家中有较为紧急事情发生,故只得暂停营业,大约三个星期后会回来。”

江郁辰并没有把通知纸上的内容全部念完就想转身离开,我拽住他的衣角,指着下边还有一串让我回忆起曾经在青隅关帝庙里求签时所看见的,谒语一样的文字:

一隅四境,劫数在临;神灵护持,佑我存长。
以东为海,渔者生之;以西为涯,峙者生之
以南为天,行者生之;以北为角,困者生之。
沧海汤汤,长空茫茫;敬劝存者,早归四方。

“这些工整的句子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吗?”

“这算是老派隅海生意人的作风,”江郁辰转过头来瞥了一眼解释道,“在过去的隅海,如果是店铺开业,转让或者是停业等等店家一般都会去庙里抽签,求得神灵保佑或者指引,很多店家基本上在求完签之后会把签文附上通知或者在一些客人可以看到的地方。”

“那客人看到的话有什么意义呢?”

“准确来说,虽然签文会和一些通知一块公布张贴,但签文一般都不是给客人看的,”江郁辰抓了抓后脑勺,像是在努力回想这方面的知识储备,“只是为了敬示各位神灵,祈求神灵说自己不论是怎样的命运,都希望他们能保佑自己。”

“我觉得也有可能是给客人看的,”听完江郁辰的解释我补充了一句,关于青隅老家的一些习俗的回忆逐渐浮现在脑海里,“我记得青隅和这里有类似的习俗,而且不仅限于生意人。若是做生意的话,青隅那边的说法是:除了签文敬示神灵,客人可以看见是因为: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客人就是生意人依靠的财神爷实体化身之一。签文的存在在敬示神的同时也是在敬示客人,特别是在以前,签文就有吸引,通知甚至是警告客人的作用。”

“哦,是吗?”江郁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这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补充,不过现在的客人基本上都不会管这些东西了,谁会耐心地停下脚步去读这种东西,闲得无聊不是么?。”

“是啊,你和我一样都很无聊”我有点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

“等等,我总觉得这可能真的像你说的......”江郁辰似乎并没有太在意我说什么,他反倒是重新认真地看那几句谒语,“与其说这是一个求神灵保佑的签,倒不如说一种警告。”

“诶?”我看向江郁辰,此刻的他眼神里透出忧虑与平日里一副老子看谁都瞧不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摇了摇头接着说,“但愿是我想多了......”

我们俩沉默许久,直到江郁辰低头拍了一下我的肩示意我一块走。

“砰——轰”

“还真是奇怪,隅海的大白天还有人放烟花......”江郁辰皱着眉头喃喃自语,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长长的飞机聒噪声盖了过去,我和江郁辰愣了。片刻,把我震回神来的又是刚刚那种烟花一般的巨响——

“轰——轰——”

离我们不远处一排的老屋墙头的粉尘被“烟花声”震落得像飘了一场石灰雪,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心中迅速蔓延开来:

“这可不是烟花,快......”

“跑”字还没从喉咙里蹦出来,我的手就被一股很强的力量拽着往后撤,等我的脑袋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被江郁辰拽着,以一种将近起飞的速度狂奔起来......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1 杭州市某某门窗工程部 源码基地 提供